首页 资讯 关注 信息 户籍 教育 培训 图片 读书

精品推荐

旗下栏目: 公益文学 搞笑内涵 心情原创 精品推荐

《故事会》终极问题

来源:故事会 作者:徐多三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01-15
摘要:李老爹咽气前最后一句话,成了兄弟俩难解的谜题。遗言背后,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! 老李家三兄弟,老大叫李木,靠着老爹的势力,干了八年的林业局副局长;老二李林,有个工厂,这些年挣了不少钱;老三李森,读了三年法律大专,毕业后一直在家啃老。 半年前

李老爹咽气前最后一句话,成了兄弟俩难解的谜题。遗言背后,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!

老李家三兄弟,老大叫李木,靠着老爹的势力,干了八年的林业局副局长;老二李林,有个工厂,这些年挣了不少钱;老三李森,读了三年法律大专,毕业后一直在家啃老。

半年前,老爹和老二同时查出肝癌晚期,搞得李木焦头烂额。这天,李木接到了李森的电话,说老爹和二哥都快不行了,让他赶紧回去看看。

李木回去先看老爹,来到他炕前,老爹气若游丝地说:“你娘……叫我了……切记,一定要等三天后再……对外报丧!好好照顾你弟!”话音未落,一口气没回上来,走了。

李木和李森见状号啕大哭。李木边哭边琢磨老爹的遗言,越想越觉得蹊跷,对李森说道:“别哭了!爹刚才说什么,你听清了没?”

李森说:“爹让我们三天后对外报丧,还让你好好照顾我!”

李木纳闷地说:“爹的话好奇怪,怎么三天以后才让报丧?”李森也百思不得其解。李木说:“弄不透爹的意思,不管怎样,这是老爹最后的话,就按他的意思办吧!对了,你说你二哥也不行了?”

李森说:“对,二嫂说的,说要是爹没事,让你过去一趟。”

李木想了想,说:“我先过去看看,什么人也别让进来,你在家里守好了!”

“哥,你放心,我以后还靠你照顾呢!”李森说。

李木摇摇头,往李林家赶去。李木感到心中一阵悲凉:人生莫测,一天之内一个家族就要土崩瓦解,老爹走了,政治靠山没了;二弟走了,经济靠山没了;剩下个三弟,游手好闲,还得跟着收拾烂摊子;自己这副局长也不知何时扶正,前途未卜,想想不觉又掉下泪来。

正悲着呢,二弟妹打来电话,李木刚接通电话,那头就已经撕心裂肺地号开了,原来李林已经撒手人寰了。

到了老二家,已乱作一团,弟妹呼天抢地的啥也不顾了,幸亏李木见过世面帮着打理。晚上守灵时,弟妹说:“大哥,咱爹怎样了,要不你先回去看看吧!”

李木支吾道:“我来时还躺着……昏迷呢,老三也没打电话,估计还老样子吧!要不我先回去,把三儿换过来拜拜他二哥。”二弟妹点点头。

李木回到老爹家,李森红肿着眼说:“哥,你走了我就一直在想爹临死说的话,越想越觉得没法理解,我都怀疑是不是听错了。老人都很重视自己的身后之事,图个安生,你说咱爹留这么个安排是什么意思?”

李木叹了口气道:“我也想不通,但人说临死前一般都回光返照,那一阵头脑很清晰,我觉得爹不是说糊涂话。”

李森说:“我在家什么都想了,我想爹是不是感觉出二哥也到了大限,不想爷俩走在一天,日出双棺,多惨!爹要面子啊!”

李木摇摇头说:“唉!也不愿想了,就照办吧,也算我们尽最后一点儿孝心!”

李森又小心翼翼地说:“哥,我还有个想法,我觉得可能性更大!你看啊,这爹和二哥谁先死,大不一样啊!”

李木瞪了李森一眼说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呀?”

李森说:“哥,你不是说我整天啥也没学着吗,我好歹也读了三年法律,我分析给你听啊!我学继承法时有这么一个案例,是儿子和父亲先死后死财产的分法,跟咱家现在情况差不多。”

李木将信将疑看着李森,李森接着说道:“爸和二哥都没留财产分配的遗嘱,要是咱爸先走,那咱爸的财产就得平均分成三份,咱哥仨一人一份;二哥没孩子,等他走后,他的财产就能全部留给二嫂。如果先走的是二哥,那他的工厂得一分为二,一份给二嫂,一份给老爹;等老爹走后,咱俩就能分到二哥的工厂。你看看,这里面差别大了去了!”

李木说:“你二哥的工厂是夫妻共同财产,你也想分?”

李森急道:“大哥!那厂子是结婚以前就有了,这叫婚前财产,是二哥的个人财产,二哥先走的话,就该平分给咱爹和二嫂!”

李木听得有点乱,说:“到底咋回事?你给我说说明白!”

李森更急了,说:“哥,你糊涂了啊?刚才不跟你说,先死后死不一样吗?人死了以后,第一顺序的继承人是配偶、父母、子女,二哥没孩子,如果老爹先死,那二哥的遗产就全是二嫂的;如果二哥先死,就能有老爹一份。”

李木终于明白了,说:“爹是这意思么……”

李森说:“爹说推迟三天报丧,说不定就是这个意思。二哥一走,二嫂年轻没孩子,肯定要另寻出路,厂子让外人带走,这也太屈了吧!”

李木默不作声,他觉得李森说的也有道理。李森见状说:“哥,你信我一回,咱得按照爹说的办。”

就这样,李木着手操办李林的丧事。正忙得不可开交,突然接到张秘书的密电,让他快回城,下午组织谈话准备扶正。李木悲喜交集,赶了回去。

这天下午组织谈话后,李木被任命为林业局局长。一公布完,张秘书把李木拖到办公室,说道:“恭喜李哥,媳妇终于熬成婆了!”见李木情绪很复杂,又问,“李哥,这是咋了,怎么情绪不大对啊?”

李木叹口气道:“和你我就不隐瞒了,说完我得赶紧回村,我爹和二弟都走了!”

张秘书惊得目瞪口呆:“啊!难怪你这笑也不是,哭也不是!我得去看看!”

李木急道:“别,别,实不相瞒,我爹前天就走了,但也不知什么意思,我爹临走前让我三天后再报丧!”

张秘书皱了皱眉头,突然跷起大拇指说:“高,老爹真是高啊!李哥,你回去好好拜拜老爹,你这局长扶正还得感谢老爹,他临走办了件大事啊!”

李木听得云里雾里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张秘书说:“我简单点说,你长时间没被扶正,是想坐这个位子的人太多。拖了这么长时间,全因为你老爹是老领导,在这儿撑着。前一阵儿,我和领导去看望你老爹,领导问他还有什么要求没有,老爹就说希望把你扶正。前段日子,我听说老爷子给主要领导打电话,说:‘我一个要死的人,连这点儿要求都不能满足吗?’领导拗不过去,就说本周之内研究公布!老爷子让迟三天发丧,是怕人死了,横生变故啊!”

作者:徐多三 期数:《故事会》2014年10月上

责任编辑:徐多三

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283号